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正文卷 第300章 我祈求你第!

正文卷 第300章 我祈求你第!

 热门推荐:
    精灵的优雅和专注,不仅仅体现在气质上,对于事物的细节,同样力求完美。比如眼前的烤野兔,每一个部位都均匀的照顾到,皮焦油亮,呈现出诱人的棕红色。

    嘎吱,嘎吱。

    用弯刀切下一小条兔肉,送入口中,又焦又脆,满口生香。伊露丽露出满足的表情,浑然不顾身边,那早就哭成泪人的小乔尔。

    消灭了大半个野兔,心满意足的伊露丽,才切了块兔肉,送到小乔尔的嘴边——这块肉可是野兔身上的精华部位,屁股。

    “想尝尝吗?”伊露丽的语气充满诱惑。

    哭也不敢哭,跑也跑不掉的小乔尔,早就馋的直流口水,正要点头。

    伊露丽又补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吃饱了好上路。”

    “不吃了,不吃了。”小乔尔吓的一激灵,哭着摇头:“伊露丽,求求你啦。放过我,我昨天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还有脸提昨天?我不是给了你一块石头吗?你人跑哪儿去了?船丢了的责任,你负担的起吗?胆小鬼,懦夫!”

    “我害怕……”

    “现在知道害怕了,没用。得罪我伊露丽的下场,你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伊露丽一把将小乔尔从地上提起来,拎着半只野兔,开始向石柱靠近。

    距离越来越近,那种诡异缥缈的声音再度回响起来。小乔尔的挣扎忽然缓慢下来,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由自主的抻着脖子,望向石柱。

    舌头上更痒。

    那种痒到仿佛无数蚂蚁在蛇头上游走的感觉,让他生出一种奇怪的,想要找个冰凉的东西舔舐的冲动。

    察觉到异样的伊露丽停下来,抓住小乔尔提在面前,一双淡绿色的瞳孔,死死的盯着他:“为什么不挣扎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痒……好痒。”小乔尔仿佛喝醉一样,两眼迷离,说话卡顿。

    “张开嘴。”伊露丽一把抓住他的腮帮子,掰开嘴后,脸色瞬间就变了,那覆盖在舌头上的绿毛,活了过来,像是一个个小小的虫子般,密密麻麻的不断的涌动着。

    “没错了,这东西就是源自石柱。越是靠近,它们就越活跃。”伊露丽心里想着,咬了咬牙下定决心。

    趁着小乔尔神智模糊,她要进行一次大胆的尝试。

    带上老鼠皮的手套,把舌头拽出来,用锋利的刀刃,一点点的开始刮除。但是,绿毛的反应超乎她的想象,刚刚触碰到的一瞬间,那些绿帽就像蚂蚁回洞般,瞬间钻到了表皮下面,像是保鲜膜覆盖的青苔。

    “啊……”小乔尔发出一声惨叫,浑身抽搐起来。

    尝试失败!

    伊露丽有些沮丧,诡异的绿毛显然没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一想到小乔尔的舌头上,可能会长出那诡异的白虫子,她的心里就堵得慌,眼泪在眼眶里开始打转儿。

    默默的带着小乔尔,返回杉树林,直到听不到那诡异的声音,小乔尔才渐渐的清醒过来。他显然没意识到发生过之后,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刚才我睡着了吗?”小乔尔小心翼翼的问着。

    “嗯。”伊露丽轻轻的点点头,替他擦去脸上的泪痕,把兔肉切成精细的肉条,递到他的嘴边:“吃吧。”

    “你说真的吗?”

    “别废话,我要改主意了。”

    “哦,哦。”

    ……

    “姐妹们,准备一下,伊露丽可能去了沙滩。”

    “该死的,都怪我。”

    埃斯蕾娜自责的锤着桌子,起初大家以为伊露丽在赌气回自己的木屋去了,这种情况可不少见,直到傍晚时分,玛恩大婶找上门来,才发现她带着小乔尔很早就离开了。

    伊露丽的叛逆,埃斯蕾娜深有体会,她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伊露丽一定带着小乔尔,去沙滩上寻找解决的办法。

    无论伊露丽如何渎神,如何忤逆她,埃斯蕾娜都始终把伊露丽当成姐妹,绝不会轻易放弃她。

    望着整队完毕的姐妹们,埃斯蕾娜背上装满羽箭的箭袋,冰蓝色的长发束起来,扫视着每一个人,声音轻灵中透着严肃:“姐妹们,做好随时作战的准备。那些东西,可不是孱弱的水手。或许,我们会遭遇危险,也或许有人会因此牺牲。但我们不会退缩,不会畏惧。因为,伊露丽是我们的姐妹,没有什么,可以切断我们之间的羁绊。”

    “明白!”

    “出发!”

    ……

    黄昏时分,落日西垂。

    带着小乔尔躲在杉树上的伊露丽,紧张的关注着沙滩上的情况。她有一种奇妙的预感,那些丑陋的怪物,不会善罢甘休的。尤其是沙滩上的石柱,它们一定不会弃之不顾。

    回望着幽暗婆娑的杉树林,伊露丽忽然想通了一个问题,那些丑陋的海怪之所以选择晚上出现,或许不仅仅是因为晚上更加隐蔽,还因为它们本身就来自海底,更习惯在漆黑的环境中出没。

    “痒,好痒。伊露丽,救救我,救救我。”

    小乔尔舌头上的绿毛也更加的活跃起来,以至于让他浑身都开始发痒,如万蚂缠身一般,恨不得跳入冰冷的水中,缓解痛苦。

    “别动,别动。”伊露丽紧紧的把小乔尔抱在怀中,尽力的安抚着他的情绪,眼睛不停的在沙滩上张望。

    这是个非常冒险的选择,源自她内心中一个隐约的期盼。

    触手!

    假如这是一种诅咒的话,那么解决的办法,只能求助于奇异的力量,就如同她的故乡里,精灵们依靠生命魔网的能量,祈求祝福和祛除疾病。

    为了小乔尔,她必须冒险。

    ……

    深海之中,秦颂对于伊露丽的关注,始终持续。但对于她的冒险并不赞同,傻孩子,与其等在这里,不如回家睡上一觉——梦里相见,不是更好吗?

    你这样,我很为难,好不好?

    万一吓到孩子怎么办?

    对于那根诅咒石柱,秦颂仔细的观察过,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洞察之眼的检定能力不起作用,但从那诡异的符号文字上来看的,十有八九就是海底邪神的某种特有造物。

    摧毁石柱,并不能解决这些精灵的麻烦。

    因为,石柱不止一根。

    在裂石群岛的众多岛屿中,至少有几十根这样的石柱,所处的位置各不相同。更加可怕的是,已经有许多海盗或者奴隶中招,在傍晚时分,就会集结在石柱周围,上演那诡异的一幕。

    根据秦颂的推测,这应该就是一种转化仪式,寄生在舌头上的缩头鱼虱,会从石柱中摄取某种诅咒能量,和宿主进行融合,产生某种变化,从而成为深潜者、或者比深潜者更低阶的鱼怪。

    原来大家都没闲着。

    秦颂曾计划一次性铲除这些石柱,以削弱敌人的实力。但是考虑到,这里并不是他的地盘,而他的根基在黑石领,大规模的清除行动,会增加暴露的几率。

    从他所观察的深潜者躯体的强度而言,应该和兽人战士,圣灵骑士是同一个级别。在广袤的深海中,可能也存在着某种更强大的眷族。

    兽人和圣灵,就足够让他喝一壶了。再招惹一位从海岸线发起攻击的古神,那就是三面树敌,并不明智,也不符合他的当前利益。

    再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裂石群岛更接近凡登公国,也就是说,凡登公国并非传言的那样,没有邪恶势力的威胁,只是还未浮出海面罢了。

    死道友莫死贫道,最佳的选择就是让凡登公国先抗兵线,等黑石领的局势完全稳定下来,再坐收渔翁之利。

    当然,裂石群岛的两位精灵女巫,志在必得。

    “妈妈,我好怕,我想回家。”

    黑暗彷如邪恶的天然伪装,浑身抽搐的小乔尔奇痒难忍,浑身滚烫,意识越来越模糊,不断的咕哝着。

    “乔尔,乔尔,别怕,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伊露丽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心急如焚,乔尔的状态,越来越糟糕了,如果不舔舐石柱的话,极有可能挺不过今晚。

    最终,伊露丽咬了咬牙,从树上跳下来,试探着喊道:“你还在这里吗?我,伊露丽,在此祈求你的现身。”

    接着,她深深吸了口气,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假如你能够祛除乔尔的诅咒,使他恢复健康,我愿意奉献一切,包括生命。”

    的确,伊露丽很叛逆,但她的骨子里是善良的,极致的善良,那种为了朋友甘愿牺牲自己的,真正的好人。

    似乎是在回应她的呼唤,在她面前不远的地方,涌起一团深紫色的触手虚影,慢慢凝实,最终变成恐怖的巨大触手,不断的摇曳着。

    伊露丽横抱着小乔尔,缓缓的来到触手面前,语气平静:“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存在,不管你是善良还是邪恶。只要你能拯救这个可怜的孩子,如我所言,我愿意向你奉献一切,不管是忠诚、还是生命,任你予取予夺。”

    女巫的效忠宣告,意味着她会放弃她的信仰,更不在乎秦颂是善良和邪恶,这位女精灵妹子的仗义,让秦颂刮目相看。

    “求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