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古神的自我修养 > 正文卷 第299章 我从不骗第人

正文卷 第299章 我从不骗第人

 热门推荐:
    带着种种猜想,秦颂的注意力转移到辉耀结晶,其中的祛除低阶负面效果,引起了他的兴趣。所谓的负面效果,应该就是游戏中的debuff,俗称减益,比如说流血、昏迷、诅咒、疾病等等影响人物属性的负面状态。

    唯一的疑问,就是低阶负面效果到底是什么标准,什么范围,什么种类。

    看来有必要一一验证这些猜想了。

    兽人中出现鲜血勇士和鲜血恐兽,圣灵势力也开始出现圣堂武士,秦颂现在所依赖的基本作战单位,战斗力的提升主要基于武器的提升。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单是鲜血勇士就能自愈霰弹的伤害,鬼知道那些圣堂武士会不会出现什么魔法盾,魔法屏障之类,直接规避物理伤害的能力。

    这可是超凡世界,个体的强大占据主导地位。想要争霸世界,光靠龟壳式的防御,是行不通的,必须掌握强大的攻击能力。

    别忘了,掠夺是获取财富最快的方式。

    兽人的入侵,带来了恐慌,也带来了急缺的资源——黑铁。单是鲜血恐兽一战,就缴获了近九十八件各式武器,总重量超过3000磅。

    什么概念?

    换算成公斤的话,就是1360公斤,也就是1.3吨。

    按照每把霰弹枪平均12磅的用量,就足以制造100多把。爱丽丝正全力以赴的实现这个目标,以尽快的武装招募的新兵。

    火力上的提升,的确能够应对更多的兽人战士,甚至是少量的鲜血勇士。

    但面对恐兽,仍旧是挠痒痒……

    秦颂可以批量生产强力的步兵单位吗?

    答案是——可以。

    至少这点平衡性是有的,但是实现的方法,需要等待完整度15%,以解锁一个关键器官——强殖触足,作用就是制造生物装甲,其外壳坚硬,里面长满了细小的触须,士兵只要进入其中,就能通过触须实现神经链接,驱动生物装甲。

    这种生物装甲,通过不断升级强殖触足,同样也会进阶,进化出诸如红外、夜视、热成像、多角度复眼、生命维持、甚至是兴奋剂等等实用功能。

    大幅度提升防御力的同时,力量也会产生增幅,使普通的战士,能够使用更加强大的武器——比如手持加特林、超大口径榴弹枪、肩抗火箭炮。

    没错,就是古神定制版的动力装甲。

    星际争霸的雷诺,看过吗?

    漫威宇宙的毒液,看过吗?

    两者结合,异曲同工。

    而秘法水晶中能够提供体质增幅的织梦者之心,就是制造动力装甲的核心材料,所以也叫做织梦者生物装甲。

    强殖装甲对于步兵的提升是飞跃性的,也是秦颂前期增强单兵作战能力最快的手段。相对的,耗费也很高,比如说——无暇的织梦者之心。

    目前所掌握的三种秘法水晶,前缀都是碎裂的,需要经过咒印复眼的融合,从碎裂的变成完整的,再从完整的升级到无暇的。

    每一次融合,都要消耗6枚上一级的水晶。也就是说,从碎裂的到无暇的,需要6*6总计36枚,才能制造一副强殖装甲的核心。

    总之,心智值和完整度,就是立足的根本。

    无论秦颂如何快速发展科技,都绕不开这两个关键属性。

    ……

    “淘气鬼,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正在哭鼻子的小乔尔,看见伊露丽的时候,她手里拎着只肥硕的野兔,靠着门框笑眯眯的看着他。

    “我不去,我舌头好痒。呸呸……”小乔尔不断的用牙齿刮着舌苔,却丝毫不能减轻那难以忍受的痒。

    一旁的玛恩大婶也急的直掉眼泪:“伊露丽,谢谢你的好意。可是小乔尔的病——”

    “玛恩大婶,正因为生病才更需要吃东西。”伊露丽微笑起来,眼里却有些复杂:“越不吃东西,身体就会越虚弱。这么肥的野兔可不是天天都能猎到的。”

    “伊露丽,你……你真是个好人。”玛恩大婶并不是精灵,而是蕾娜逃难的路上救下来的可怜人,丈夫死于病魔,只给她留下个儿子。

    “没你说的那么好,不过也差不多。”伊露丽打着哈哈,一把抓住小乔尔正试图抓舌头的手:“别抓了,抓出血更麻烦。听我的,我们去把这个家伙给烤熟了,说不定你的舌头尝到美味,一下子就好了呢。”

    “真……真的吗?”小乔尔泪眼婆娑。

    “当然,我从不骗人。”

    “妈妈?”

    “去吧,孩子,我相信伊露丽是个大好人。”

    “嗯……”

    半个小时候,杉树林。

    “呜呜呜……伊露丽,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我怕你待会儿,还没等烤熟就忍不住馋嘴,所以提前把你绑起来。”伊露丽手里拿着亚麻绳子,把乔尔按在地上,熟练把他的手脚都捆起来。

    “啊。”小乔尔愣了一下,他虽然年幼,也知道伊露丽在骗人,吓的哇哇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别叫,再加把你嘴也给堵上。”

    “呜呜呜……呜呜呜……”小乔尔太了解伊露丽的脾气了,刚开始还以为她可怜自己病了,现在才发现上当了,吓的只敢呜咽。

    “好了,完美。”

    伊露丽拍拍手,一把小乔尔提起来放在肩膀上,腰上挂着只野兔子,飞快冲入杉树林中。

    目的很明显——石柱。

    昨天由于忌惮石柱诅咒,她并没有毁掉石柱,而谨慎的蕾娜,认为在没搞懂诅咒的缘由之前,任何人都不应该再靠近石柱的范围。

    不过,伊露丽向来叛逆。

    既然诅咒和石柱有关,那么为什么不去验证一下?

    抵达沙滩并没有耗费伊露丽太多的体力,把吓的都快尿了的小乔尔丢在沙滩上,又跑到林子里捡了些柴火堆起来。

    随着火焰升腾起来,伊露丽熟练的把野兔扒皮,掏出内脏,然后串起来,就那么大摇大摆的野炊起来。

    “呜呜呜,伊露丽。我求求你了,放了我,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

    沙滩上还躺着不少的尸体,都是伊露丽昨晚的杰作,个个死相狰狞,尤其是那两只无头的,丑陋恶心的深潜者,早已吸引了大群的苍蝇嗡嗡盘旋。

    这种场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小乔尔本能的以为,伊露丽要把他给弄死……

    “别那么哭哭啼啼的,行不行?真没出息。”伊露丽耐心的转着油水呲啦呲啦直冒的兔子,指着远处的石柱:“小乔尔,看那边?告诉我,你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没?”

    “我感觉害怕!”小乔尔像个毛虫般蠕动着身体:“你不会把我丢在海里吧?妈妈,快来救我!”

    “笨蛋,不是海,是那根石柱,你的奇怪发现。”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情况下,伊露丽的办法简单粗暴,就是要试验小乔尔是否有舔舐石柱的冲动。

    “我不知道,我啥也不知道。”小乔尔吹出个大鼻涕泡,死命的挣扎。

    “莫非是太远了?”伊露丽喃喃自语,又抬头看了看天色:“还是因为天还没黑?”

    “救命啊,救命啊。”

    强烈的恐惧,倒是暂时压制了舌头发痒,小乔尔目光惊恐的看着伊露丽,像是看一个正在烧烤人肉的恶魔。

    “再哭,再哭,我就真的把你丢进大海。看见那些尸体了吗?他们昨天都哭的跟你一样,让人心烦。”

    威胁起了作用,乔尔的哭泣瞬间卡壳……

    伊露丽拄着腮帮子,扫视着白茫茫的沙滩:“那个触手,不知道今晚还会不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