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洪荒之万界聊天群 > 成仙路难——遮天世界卷 329:全王的“经验老道”、女娲娘娘的犹豫与姚曦心计

成仙路难——遮天世界卷 329:全王的“经验老道”、女娲娘娘的犹豫与姚曦心计

 热门推荐:
    处于仙武大陆之上,

    眼见醒了过来的北冥雪持着手中的佩剑就要走向浴室,全王的声音已经忍不住地传了出来。

    “咳咳,宿主。你好,我是你的系统~”小全王勉强提起了气势,好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加“机械”与“带有逼格”。

    噗哧~明显全王故作“冷面无情”的声音,让这位刚睡醒的美丽女子禁不住轻笑一声。

    “宿主?你是月若剑的剑灵?”北冥雪观看向黑暗空间内的剑灵,差点都忘了它的事,而听了它声音里隐含的信息,她继续望着手中的神剑询问道:“月若剑?难道你认可我了吗?”

    诶,宿主?真是个奇怪的称呼?还有它名字叫系统?

    “是的,宿主,你现在可以先带我去一个地方吗?”全王明白没有自己老大鸿钧的更改,事情已经难逃注定,何况现在女娲姐姐在催促了。

    “好的,那我是称呼你为月若剑呢,还是称呼你为系统?”北冥雪显然把“去一个地方”当成了对自己的最后试炼,面对沐浴当前也没有推脱。

    想来若是堂堂候补宫主没有降服百花宫历代相传的神剑,这个影响在宫中可就太大了!

    “喊我系统就行,宿主,一会出现一个传送门,你直接带我走进去......还有,以后你要多寻找一些灵石交给我,那样我可以变得更强来帮助你!”拥有一次当系统的经验,全王也算是一个熟练的老手了。

    当然拥有更多的灵石,他一样可以早点换别的宿主呢。

    此时此刻,

    全王也明白了自己的一些基本状况,比如说假如没有北冥雪的持握,他就没有对外的视野,只能凭借一片黑暗的感知中来操控神剑飞行。

    当然在北冥雪握住神剑的时候,她可以短暂地使用脱手的御剑攻击,而全王在这个过程也会保持几分钟的对外感知。

    同时神剑本身的能量容纳与剑的材质有关,近似修行者的炼体,至于剑的神魂则关系到了剑的灵性与威压。

    在主仆沟通的过程中,

    全王完全把目光投向了自己面前的真正系统,并不是北冥雪的子系统,需要她做的仅仅是他通过一个新的子面板去展示在北冥雪面前......

    ......

    与此同时在哪吒之魔童降临的世界,

    于女娲娘娘打开的传送门前,月神常羲又轻声提出了自己的一个建议:“女娲姐姐,要不我们帮哪吒完全控制他的魔气?”

    “这个,让我再想想。”在等哥哥他们降临的女娲娘娘,闭着眼眸没有看向何处。

    众所周知,不管是哪个版本的哪吒,一开始都是三岁大的小屁孩,然而经历了“削骨还肉”后,利用莲藕重生的哪吒就会成为一个十多岁的小伙子。

    现在月神常羲建议自己帮他完好地控制魔气,就是维持刚才那个可以自由操控魔性的少年身躯,可这样的哪吒一点不像自己想要的灵珠子呐。

    长大的三太子哪吒vs胖嘟嘟的可爱灵珠子?嗯~也难怪哪吒封神之后无法再入娲皇宫哦。

    可见女娲娘娘随着露出了皱眉思索的纠结神情,

    比如、比如......她以后还怎么抱小哪吒,想来自己哥哥和师尊一定会生气的?

    ......

    而就在她们思虑间,

    眼前的传送门终于出现了变化,时空的波纹流转而过,见得当先走出的正是女娲娘娘的哥哥伏羲与小侄女洛神宓妃。

    兄妹间的情谊可追溯亘古之前,就算是今日神圣至高的女娲娘娘也从未忘记......

    紧随着还不到一息的时间,

    时空门内先后走出的是妖族之师鲲鹏、镇元子、西王母,以及还有最后一位是她有些讨厌的准提道人。

    没错,准提这个大光头,按女娲娘娘看法就是不喜欢这个“不要脸、爱吹牛”的圣人。

    “妹妹。”圣皇伏羲走向了自己的妹妹女娲,其一身的八卦道韵越加充裕,而他的气息明显陷入了不一样的境地。

    “哥哥。”女娲在洪荒的几位仙神面前始终一脸的神圣端庄,语气也显得颇为冷淡,没有以前对她哥哥的撒娇,但是在眼眸深处却有柔情与依恋。

    同时她还看到自己哥哥的一丝变化,绝美的圣颜上更是有了欣慰之色。

    如今的哥哥越发接近那个境界了,她知道,应该是洪荒的三皇之争已经临近结束,自己哥哥真正的证道机缘将至!

    ......

    “娘娘。”紧随其后的小洛神宓妃也是微微躬身行了一礼,脸上的神情显得恬静。

    当她真正直面眼前的一群上古至高存在,

    也没有在聊天群里平日水群表现出来的一丝“小辣椒”性俏皮、傲娇、蛮横与霸道,剩下完全只有“”小姐姐”的温柔端庄来更好展现自身最大限度的礼仪。

    “嗯。”女娲点头之后,又分别回应了后面的几声“女娲师妹、女娲娘娘”。

    “我们先下去吧。”女娲清点了几位人数后,没有再继续等待,先行收起了时空传送门,同时身下的祥云开始往陈塘关李府降落过去。

    ......

    可见在几分钟之后,

    女娲娘娘带着一群的洪荒仙神出现在了李靖他们面前,李靖、太乙真人、殷夫人也连忙过来行礼。

    亏得如今没有多少的陈塘关百姓,否则又是一场轰动,至于对李靖、太乙真人这种修行者来说,倒是没有多少的“狂热”体现。

    毕竟在商周时期乃是诸天神圣横行的时期,

    太乙真人更是经常见到元始天尊,当朝皇叔与亚相比干也是见过这个世界女娲娘娘的一丝意志显化,甚至未来的商周大军将见到道门三清与西方二圣齐至。

    “女娲娘娘,吒儿不见了。”殷夫人在简单见礼后,思子心切的她禁不住哭诉出请求性的话音。

    “没事,他还会回来的。”女娲娘娘绝美容颜上有着浅浅的温柔笑意,随后其柔和而神圣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们今日是来参加小哪吒生日宴会的。”

    “来参加吒儿的生日宴会?”殷夫人下意识地提高了自己音量,不仅是她,就算场中的另外两位也是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女娲娘娘。

    哪吒有那么大的面子吗?若是至高的女娲娘娘不愿意,就算是元始天尊的宴会也可以不必去赴宴啊。

    而似乎明白了殷夫人的疑惑,女娲看了他们一眼,轻声解释道:“于万界寰宇中,我亦曾拥有一颗灵珠,其名灵珠子。”

    至于女娲娘娘的后面话语就没有说出,正是“未来也化为了哪吒”啊。

    但也足够让眼前的三位明白过来了,原来是哪吒重名的原因使得娘娘对自己的儿子偏爱不已。

    反应过来后,

    “嗯,娘娘还请先入座。李靖代陈塘关百姓恭迎女娲娘娘,与列位仙长降临。”李靖在了解情况后,目光开始投向跟在女娲身后的几位仙神。

    有一位身着白色金边的皇者衣袍,身上好像有一种很奇怪的道韵,似乎透过它可以了解一切奥秘。

    不过从他身上还感受到了一股皇者的威严,那种感觉,怕是古之皇者也莫过于此吧?

    当然同样有一身皇者气息的还有一位身着金色华裙的女仙,

    她雍容华贵,容貌气质甚至不下于女娲娘娘,真的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威势的女仙。

    此外又有一位脸色有些蜡黄的道人,与身上隐隐带着星光的美丽女神,一身蓝色黑边道袍的道人,以及一位显得极为水灵的女仙与一个豹子妖,这个阵容也不知道是哪路仙家组团?

    “这位是我的哥哥,圣皇伏羲。还有他旁边的,是洛神宓妃。而这位是月神常羲,那位是妖师鲲鹏。”发现他们的目光,女娲说了这句就停了下来。

    圣皇伏羲?这个字眼吓了他们几位一跳,甚至忽略了妖师鲲鹏的震撼性。

    在女娲停下之后,

    作为最亲民的准提道人,上前打了一个稽首,笑唱道:“贫道准提,见过陈总兵。若问贫道从何处来?有道是,鸿钧道祖传法时,道门七圣二归西。大觉金仙妙莫量,西土法门祖菩提......”

    呃~

    李靖三人听得这诗擦汗不已,女娲妹子听着皱起了眉头,几位洪荒仙神更是在心头无奈。

    片刻之后,

    待得准提的一套忽悠下来,西王母迎着李靖他们目光,只是冷淡而威严地说道:“本仙西王母。”

    倒是接下来的镇元子如同准提一般,有着微微的笑意,随口说道:“老道于万寿山五庄观修行,道号镇元子。”

    “哦,原来是几位福德真仙,竟然还有我人族圣皇伏羲。请,快请进~”李靖的印象中并没有镇元子、西王母,倒是对传说中的三圣皇有印象。

    可李靖也不敢怠慢任何一个,随着众人的让位,见得女娲与伏羲当先走了进场内。

    突然后方传来一声,

    “师弟?是你?怎么与女娲娘娘一起过来了?”太乙真人终于发现了跟在常羲身后,脸色始终阴沉的申公豹。

    只是申公豹望了他一眼就继续低下了头,没有搭理太乙真人的问话。

    而经过刚才的一片混乱,

    已经有李府下人在里面收拾现场,甚至随着殷夫人又远远朝她们吩咐了两句后,却是开始准备新的宴会布局。

    不过在这个时候,

    哪吒终于降落回来了,因为他发现天色逐渐黑沉着,那天劫的降临兴许就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咦?女娲姐姐,还有常羲姐姐。”哪吒第一眼就发现了客人,之前还以为她们两位不来了。

    却是心头生出了几分的歉意,毕竟是自己一时负气的离开,使得她们在空等待自己。

    “吒儿~呜呜呜......”殷夫人抱住了小哪吒,一下子哭得泪水不止。

    “娘亲......”哪吒伸出右手强行抹去自己同样落下的泪水,他不能哭,不能在命运面前哭泣,只是声音还是有些低沉,可听得他对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我自己的命,我自己扛,你们不用为我担心。”

    于是小哪吒扯下脖颈间的香囊,拿在手心,这香囊若是不挂着,天劫就不会锁定李靖。

    “哪吒......”李靖不知儿子是怎么知道的,试图再劝一下哪吒:“吾儿,是父亲送的香囊,你不喜欢吗?……”

    “女娲娘娘,求你救救吒儿。”殷夫人虽然不了解香囊的问题,但是通过哪吒的话让她也想起了天劫,作为母亲,第一个反应就是向任何可求救的对象发出求援。

    至于前边的女娲娘娘则始终平静地站在那里,

    周身朦朦胧胧的神圣之光让人心生暖意,连九天之上的天劫阴霾似乎都因此隐退了些许。

    她知道身边的几位道友都在看着自己,也明白李靖一家把希望放到了自己身上。

    “先起来吧,今天是来参加宴会的,,天劫之事不必牵挂。”温柔的声音沁透入他们的心灵,女娲娘娘又摊开了白皙的掌心,可见上面有一道散发着仙光的缩小版传送门,其瞬间脱离了纤细的玉手并飞向了李府门口。

    “嗯,谢女娲娘娘。”殷夫人连连点头,泪水早已经把眼珠子浸泡得微红。

    “小哪吒,一会可还有一些朋友要来参加你的生日宴会,你可要表现得开心一点哦。”俏皮的笑意一闪而过,女娲妹子说完后就绕过了殷夫人朝主位方向走去。

    “还有人?”哪吒也咧开了嘴角,有那么一刻,他感觉这个世界没有那么昏暗,好像有一种东西可以让你于黑暗之中守护住自身的温暖与光明......

    “那我先过去看看!”哪吒瞬间拔腿跑向了府外,就算是殷夫人也拉扯不住,有谁希望自己的生日宴会冷冷清清呢?

    ......

    在遮天大世界,

    鸿钧他们再一次起行,不过昨晚的那一夜同样是摇光圣女姚曦翻来覆去的难眠之夜。

    美艳如花的她由于长期周旋于圣地间的各方针锋相对,始终没有可以彻底放松下来修行的时候,也无法当一个安心修仙的小仙女。

    在那样的圣地大派里面,性格内向意味着孤立,而她渐渐的,习惯用自己的美貌声色去惑人,来获得所有人的好感,甚至尝过甜头。

    但今天的经历让她其余的心思再次变化起来,她有些羡慕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可以安安静静修仙的自由自在。

    那晚,

    卷在被子里的她甚至没有穿着圣女战衣,同时平日的衣裙又已经湿透,只见她完全放松了任何警惕与提防地入睡。

    她相信鸿钧大哥一定会保护好她的!而就算夜色的凉意也无法侵蚀她从内心升起的温暖。

    有人误认为你看了一个女子的身子,她就会想念你一个晚上?那可是在她对你有了朦朦胧胧的好感之时,否则怕是只有恶心的恨意。

    正是“以身相许”与“来生来世”的区别,而鸿钧明显是属于前者,就算这位向来以心性沉稳、外表妩媚、却擅于算计的女子也难逃定律,甚至于黑夜之中可见那幻灭不定的眼眸不时轻转,或许真在“衡量、计划”着什么......

    对于她来说,

    对于爱情的看法,与“圣母型”的柳梦璃、“清冷白甜型”陆雪琪不同,她更倾向于喜欢就要去抢,甚至不惜下个“狠药”以绑住对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