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洪荒之万界聊天群 > 成仙路难——遮天世界卷 328:开大的哪吒、李靖的父爱与宴会缺跑堂、舞姬?北冥雪的拥抱

成仙路难——遮天世界卷 328:开大的哪吒、李靖的父爱与宴会缺跑堂、舞姬?北冥雪的拥抱

 热门推荐:
    在哪吒之魔童降临的世界,

    风火轮的出现让小哪吒有了一丝笑颜,但是溜达一圈过后的他又想起了心事,很快就落回了地面上。

    同时风火轮直接敛去了燃烧的火焰,并且很灵性地自己钻入了小哪吒体内。

    “嘿嘿,哪吒。没想到它跟了你就化作风火轮啊,你觉得它怎么样?”太乙真人送出了灵宝后,眼见小哪吒玩得非常开心,脸上也是挂满了笑容。

    “吒儿~”看到儿子小脸上有了回暖的拽拽笑意,殷夫人一样跟着放松下来。

    “呵~”哪吒的这声并没有再带着不屑,反而有着故作轻松的姿态。

    “吒儿,为父知道你怪我平日严厉,从来没有真正地关心过你,也没有陪你玩。”李靖突然朝哪吒走去,并低下身子往哪吒的脖颈间系上了一个香囊,“这是为父替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喜欢吗?记得可别拆下来。”

    “嗯。”哪吒语气有些冷淡地应了一声,可见他的父亲又往充满笑容的娘亲身边走回去。

    ......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哪吒双手又一次插进裤子里并望向了陈塘关的百姓们,之前的异动正让他们把注意力投向了这里。

    但从他们的脸色上,

    哪吒看得最多的就是平静,哪像什么来祝贺的样子?也是,自己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又怎么会仅仅一件小事可以改变的?

    “爹、娘,还有师父,谢谢你们。”哪吒没有回头,语气有些沉重地说出这番话,“这三年的时间,短是短了一点,不过我也一样玩得很开心啊......”

    可见在想起注定要来毁灭自己的天劫咒,于李靖夫妇们震惊的目光下,

    小哪吒转而抽出了裤衩里面的右手,朝向陈塘关百姓们指着并怒吼道:“其实他们还是把我当妖怪!既然你们都喜欢把我当妖怪,那我就当一个真正的妖怪!!!”

    “哪吒!!!(吒儿~)”处于哪吒身边不远的那三位最亲近的人皆是感到发懵,到底什么情况,难道哪吒明白真相了?但现在的事情其实不是那样了啊~

    “吒儿,你听娘亲说,其实女娲娘娘她.......”心急的殷夫人撇开了自己丈夫,打算往小哪吒身边跑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

    小哪吒张口念动了一遍申公豹教的神秘咒语,“日月同生,千灵重元,天地无量乾坤圈,急急如律令!”

    “啊~~~”

    听得小哪吒难以控制地嚎叫着,

    那套在他脖子上的乾坤圈尽管带起了无尽的金光并飞速旋转,却在松开后被哪吒自身所产生的无穷火焰弹了开来,而哪吒的一双眼珠子也朝魔丸的火型标记靠拢。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知道乾坤圈的咒语的?”太乙真人双手捂着脸颊,不敢相信地看向这一幕,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全都完了!

    “吒儿,不要!娘亲求求你!”殷夫人还想要靠过去,却被自己的丈夫给拉扯住。

    而短短的十多秒,

    可见小哪吒的身躯也在拔高着,瞬间从一个三五岁大的小屁孩,长成了一位十三五岁的少年郎,并且他手持火尖枪、身披着混天绫、脚下踩着风火轮,至于乾坤圈则独自往某个角落滚去。

    其实申公豹还是瞒了小哪吒一些东西,比如说脱离掉乾坤圈虽然会让他释放真正的力量,但是却没有告诉他会失去理智,乃至六亲不认!

    于是,

    如今完全释放的哪吒就像是处于火焰中的魔性不良少年,望着他们的目光开始变了,同时早已经惊呆了的陈塘关百姓终于想起了什么,正是当初妖怪刚出生时所带来的第一场火之盛宴!

    “啊~”可见有一位粗糙壮汉发出了女子性的尖叫,百姓们也是连连后退......

    但他们正好吸引了哪吒的冷漠目光,

    “轰~”仿佛为了印证他们的所想,哪吒一挥火尖枪就带起了滔天烈焰的燃烧弹砸落过去。

    见到这一幕,

    他们终于放开一切,纷纷开始了尖叫与逃窜,并且大喊道:“妖怪啊!妖怪来了!”

    此时此刻,

    没有谁再去想起什么女娲娘娘的神谕,灾难面前,生灵首先屈服于内心深处的恐惧。

    “哪吒!”眼见自己的儿子要继续对百姓们出手,李靖拔出了佩剑就冲了上去。

    “铛~”火尖枪与铁剑的碰撞声产生,常年征战的李靖甚至被砸飞了十多米远。

    眼前的惊变也是把太乙真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在反应过来后,他出声朝殷夫人喊道:“快找到乾坤圈,只有乾坤圈才能压住哪吒心头的魔性!”

    听了这话,

    殷夫人连忙进行搜寻行动,而太乙真人见到李靖在短短的交锋间就已经处于绝对下风,有好几下还差点被哪吒戳中脖子、胸口等要害,吓得他持着手中的灵宝拂尘跳上前帮忙。

    ......

    处于九天之上,

    看着制止申公豹抢夺乾坤圈的常羲妹子,女娲娘娘没有开口,可见她的目光始终落在小哪吒身上。

    哪吒的“魔”是什么?“魔”在他的心中。

    她看到了暴走的灵气覆盖住了哪吒的神魂,导致无有谁操控的灵气处于胡乱发泄状态,并非衍生出了什么新的灵智。

    面对这种情况,

    无非是有两种办法,其一为压制自身暴走的灵气,其二是强大自身的神魂。

    纵使在诸天万界之中同样拥有“魔性”的猪脚也一样,

    比如聂风依靠自身的冰清诀、意志与龙脉外力,力量是没有正邪之分,只在于是否护得自身的清明,毕竟“魔”性的灵气本就有属于其难以控制的狂暴性。

    “女娲姐姐,乾坤圈没有丢掉。”月神常羲走了回来,并且还领了自己的弟子申公豹。

    “女、娲、娘娘?”同在云端之上,跟在常羲身后的申公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乃至瞬间跪了下去。

    “起来吧,后面的事,你不要再介入。”女娲清冷的声音传到申公豹的耳边,而后她又对着常羲说道:“常羲妹妹,群里的各位准备好了吗?”

    “他们准备好了,不过现在下方不仅那些百姓们吓跑了,而且连小哪吒在被乾坤圈制服后也踩着风火轮跑掉。”月神常羲如实地柔声回答道。

    哪吒的事,她倒不担心,毕竟他自己还会回来,只是吓跑了不少的百姓,怕是会让女娲姐姐的圣誉短期内有所受损。

    “呐,这样的话就不会有凡人打扰我们开的宴会啦。”女娲娘娘毫不在意地说道,人类很健忘,他们不会、也不敢记住女娲娘娘的“神谕错误”。

    可见女娲她手指头勾画着虚空,引得了一道时空传送门出现,并且还打开了自己师尊鸿钧的聊天群。

    ......

    而刚才在陈塘关李府,

    担心儿子的殷夫人经过一番搜寻,还是取到了乾坤圈,随后接过乾坤圈的太乙真人念动咒语,那金色的乾坤圈猛地扩大得如同一座水池般大小并直接往哪吒身上套去。

    只见不管哪吒是如何的魔性滔天,

    当乾坤圈降落的时候,还是一下子就套住了他脖子,还有游走环绕全身的金光把烈焰给熄灭,随后他个子又缩小回了幼童。

    与此同时,

    哪吒仿佛记得之前自己与父亲、师父的生死交手,心有愧疚再加上不愿意留下来拖累父母的情况下,哪吒踩住风火轮就往外面跑。

    如今在陈塘关外的树林里,

    狼狈不堪、有些伤心的哪吒下了风火轮后就趴在地上痛哭着。

    他爱自己的父母亲,就算天下所有人都讨厌他,骂他是妖怪,但他知道自己的父母还是爱他的。

    当然,

    比起他的母亲,或许自己的父亲比较严厉,他也有些气,可绝不是在恨自己的父亲。

    大概哭了三五分钟,

    哪吒勉强收起了悲伤,往天怒吼道:“我自己的命,我自己扛,绝不去连累别人!天劫,你就来吧!”

    “哄哄~”

    听得这个时候,哪吒身边的风火轮再次化成了他师父平日的粉白色胖猪,并对着哪吒的后背拱了拱。

    “嗯?”哪吒回头望去,刚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这只熟悉的猪把自己的头转向了另一边,可见从那鼻孔中再次放出了投影。

    而在那上面,是曾经自己的父亲前往天界,试图去求见元始天尊,但没有见到。

    不过自己的父亲遇到了一只由白云组成的白云怪,

    他对着自己父亲说:“也不是没有办法破解天尊的天劫咒,但是你为什么要破解天劫咒?”

    于长生之云想来,

    元始天尊所设下的天劫咒必然是针对穷凶极恶之人,而且破解天劫咒需要至亲牺牲,自己怎么可以胡乱地说出法子?

    “因为,他是我儿啊~”跪着的李靖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那从未在妻儿面前流过泪的老脸也划过了泪痕。

    “唉,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但天劫其实是没有办法彻底破解的,只是死的不一定需要原本的应咒之人。需要至亲的人使用这两道符纸,......”

    哪吒简单看完了几分钟的录像,

    又低头看了一下挂在自己脖颈间的那个香囊并瞬间拆了下来,发现里面果然有一卷黄色的纸张。

    而后哪吒小心翼翼地展了开来,发现正是那一道符纸!

    见此,

    哪吒没有再说什么,瞬间把凌厉的目光投向了白猪,可见它也灵性地重新化作了风火轮......

    ......

    回到仙武大陆,

    北冥雪手持月若剑,试图用神识与全王进行交流着,然而得到的又只是一片的哭腔声。

    诶~这月若剑的剑灵这么特别吗?感觉自己像是在哄小孩一样,难道是自己不符合他主人的定义?采用这种方式进行对抗?

    “雪儿,你怎么了?”北冥雪的师傅发现她对着月若剑发呆,可周围的宫中长老以及门中精英们都在看着呢,可不是愣神的时候。

    “师傅,没事。”北冥雪紧了紧手中的神剑,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既然是神剑不肯认可她,那么就花时间让它认可。

    嗯哼,本姑娘不会放弃的!不可以让师傅,以及门中的长老们失望,更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表现得慌乱失色。

    “嗯,很好。”北冥雪的师傅再次满意地轻微点头,

    随后一些基本的仪式和庆典继续进行,没有谁想得到有一位曾经在龙珠世界各大宇宙尊称为至高主宰的全王正被一位年轻绝美的仙子给抓得差点透不过气来。

    而当夜色落下,

    北冥雪才拖着疲倦的身子,走回了自己所属宫殿中。

    月若剑非常重要,同时由于神剑的强大,导致如同诛仙世界的诛仙剑一般很难收入体内,所以她只得与江湖儿女一样长剑伴身。

    “小月,给我打点热水,今天累死我了。”一身白色衣裙,清丽绝世的美人朝自己宫中的阁间娇声喊道,可听得里面同样传来一声女子的回应:“好的,少宫主。”

    再看北冥雪,

    握着长剑就往自己的闺房里走去,然后没有形象地倒在榻上,而胸前怀抱的正是月若剑。

    全王:“......”

    ......

    只见在聊天群上,

    全王:女娲姐姐,你们什么时候来接我!(泪奔的表情)

    洛神:女娲娘娘,宓妃准备好了,已经和父亲在一起了。0.o

    灰太狼:来啦来啦,伟大的灰太狼大王已经准备好了!(开心的语音)

    女娲:嗯,宴会的现场有些乱,一会你们得帮着看好。(叮嘱的柔声语音)

    白展堂:没问题!女娲娘娘,是不是还缺少一个宴会主持人呀?让我来!(主动请命的呼喊声)

    曾小贤:靠,有没有搞错,论起宴会主持人,群里还有比得上我曾小贤的吗?(反驳的语音)

    彦:好蠢!(无奈的语音)

    凉冰:没错,这次我的看法跟你一样,真的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这么爱出风头,还电台主持人呢?吐了~(吐槽的语音)

    西王母:真去异界了吗?还真是第一次呢。(莞尔一笑的柔声语音)

    西王母:还有,不要再吵了!否则禁言十万年!(威严的呵斥语音)

    冷群十秒的时间。

    女娲:对了,全王,小全王,你和你的宿主说清了吗?(疑惑的表情)

    女娲:宴会不缺主持人,倒是缺少一个站在李府门口的迎宾跑堂。(略显傲娇的语音)

    孟奇:哈哈,那这个就非白展堂兄弟莫属了。(坏笑的语音)

    洪易:嗯,这个倒是真的少不了,假若有人前来送礼,还可以去清点一下礼单。(认可的语音)

    白展堂:“......”

    道济:没错,若是再来上一场歌舞表演就更加热闹了。(言语促成的得劲语音)

    初音未来:miku愿意为大家歌唱一曲。(眨眼的卖萌表情)

    萧炎:唉,比起听什么歌曲,说实话,我还是更喜欢看美女跳舞。

    赵昊:是啊,若是有哪位妹子,比如某位小姐姐愿意来跳上一舞的话,那真的是太完美了。(跟风起哄的语音)

    焰灵姬:要小心啊,上次在宴会提出这种建议的男人,记得被拖到了角落里面痛打了一顿~(柔媚的认真语音)

    石昊:666......这事本尊上次亲眼所见,做不得假的。你们几位还是注意一下言语,一会可要见面了,保重!(破涕为笑的表情)

    洛神:嗯哼,是不是就需要你们的洛神小姐姐,来给你们跳上一舞?(柔声的训斥语音)

    部分的男性群成员:(满头瀑布汗的表情)+1

    空虚公子:幸会幸会,各位乡亲父老、兄弟姐妹们,我空虚公子也已经准备好了。(低声微喘气的语音)不过我还有一群的侍女代步,不知女娲娘娘能否一道传送?

    赵昊:卧槽,是那四个大妈吗?还是刚送去的一群圣地妹子?(震撼的语音)

    岳不群:这逼听起来就装不了。(带墨镜的得意表情)

    空虚公子:咳、咳咳,什么大妈?我肾虚公子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会选择一群大妈当侍女吗?(急忙反驳的语音)

    岳不群:呃,肾虚老弟,冷静一下。男人还是要学会养好肾,否则到头来年纪再长点,吃亏的可还是你啊。(无奈劝告的语音)

    空虚公子:是空虚老弟!不是肾虚老弟!能不能别老在我面前提肾虚、肾虚啊?你、还有赵昊,算了,我告诉你们,我是从小肾就……不对……我其实从小就很空虚!但在肾这一块呢?我有好好保护的!你们明白了没有?(强行提高音量的辩驳语音)

    赵灵儿:(晕头转向的表情)

    孟奇:唉~可怜。

    石昊:我觉得肾虚兄弟想要养肾,还是需要多加修行才是正道。(断定的语音)

    赵昊:确实,修行是后宫的基础。好吧,我不说了。不过就算我信了他,估计也没有妹子会相信。(跟着吐槽的语音)

    萧炎:是啊,不知那一群如花美眷有没有遭到他的毒手?唉,可惜,好菜可千万别让拱了。(遗憾的语音)

    空虚公子:“......”

    涂山苏苏:讨厌的人类,特别是这样的人类。(不满的语音)

    林天宝:啧啧,我林大人已经可以确定,从他声音听来必然是纵欲过度,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肾虚老弟,有空咱们俩一起切磋一下?(摇头晃脑的语音)

    凉冰:呵呵~(不屑的笑声语音)

    白浅:呵~(轻声一笑的语音)

    石昊:汗,你们俩这轻笑声是不是让他们自己去理解啊?(破涕为笑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