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洪荒之万界聊天群 > 成仙路难——遮天世界卷 327:鸿钧的群提议与“爱不一定有结果”、白猪风火轮

成仙路难——遮天世界卷 327:鸿钧的群提议与“爱不一定有结果”、白猪风火轮

 热门推荐:
    处于遮天大世界之内,

    面对来自聊天群内某位小弟的“控诉”,并且还有好几位群员自己产生的提醒声,鸿钧终于睁开了眼睛。

    可就在这个时候,

    “啊~”听得了一声不是很大声,但却有些急促的娇呼,而紧随其后的又是东西再次沉入水中的“噗通~”声。

    “你、你太过分了!”即使隔着近二十米的距离,可是自身的尴尬与底气不足,让姚曦圣女陷入羞愤交加的软气。

    她,觉得鸿钧肯定是偷看的,还故意在她刚解下内衣的瞬间睁开了眼睛,使得自己更加的难堪......

    毕竟神识真是可以闭着眼睛时候扫描到发生的事情,除非之前他一直就在深入打坐,但是还有可能是装出来的!

    姚曦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理,

    当下本就性格有些“豪放”的她,直接把手上衣裙甩到了水池边的地面。

    转而随着“嗡”一声轻响,可见有一件灿灿生辉、显得极为深邃的星辰图般圣衣在她体表若隐若现,仿佛是有了一身深蓝色的星光裙覆加在她的身上。

    只是很可惜,这件裙并不像大部分的古装长裙一样带有长长的衣袖,反而还非常像后世的短袖抹胸高叉长裙。

    相对后世的眼光来看自然不算什么,

    但是在仙侠的世界如此穿着就带着明显的轻佻,不过它也原本就是作为覆盖在平日裙裳上面来作为保护以及防止出现剧烈战斗后导致的走光问题......

    身为摇光圣地的一个圣女,有时候代表的可是一个圣地的门面,防走光、护威严的宝物那就是必不可少的。

    按原本的命运轨迹,

    纵使叶凡试图强拆战衣的时候,依据自身强大的体魄与无坚不摧的拳劲,对着圣衣就是一阵猛轰也无法破防,只得放下了“穿着圣衣也可以洞房”的话头。

    ......

    而在这一边,

    鸿钧望了一眼远处那仅仅露出一个头的花白背影,发现姚曦已经穿好了圣衣,并且准备离开水池。

    只是觉得她的言语有些莫名其妙,也没有出言去搭理她。

    可见鸿钧的目光看向了聊天群上,

    全王:你们看,这就是我的新宿主!(哭诉的萌音)

    花千骨:这很好啊,那位姐姐好漂亮。(惊讶的语音)

    赵昊:卧槽,这运气真不是盖的,难道他选择的其实是诸天万界神女养成系统?(呆愣的表情)

    孟奇:我去,本尊发现你好像正在接近事情的真相。(单手捂脸的表情)

    岳不群:岳某在此膜拜全王大佬!(破涕为笑的表情)

    女娲:全王,小全王,这位女孩子不符合你的宿主要求吗?(疑惑的表情)

    曾小贤:靠,其实全王大佬还真是挑剔啊,是不是每个都要露儿妹纸的级别?(吐槽的语音)

    菲露妮丝:嗯哼~(偷笑的表情)

    白展堂:嘿嘿,曾老弟,你这可过分了。怎么可能每一位女孩子都像露儿姑娘这么的美丽,还有全王兄弟,要不将就一下啊?咱们道祖群主发的系统也无法每次选得那么准,......(解释的安慰语音)

    林天宝:嘎,原来是诸天万界神女养成系统?为什么如此美事,不落在我林天宝的身上啊?老天,你就不能开开眼?(疯狂冒桃花的语音状态)

    白浅:这就是你们凡人男子的秉性?(满头瀑布汗的表情)

    常羲:你们别吵了!小全王,是这位女孩子出了什么问题了吗?(疑惑的语音)

    全王:呜呜~她没有问题,常羲姐姐,是系统把我给变成了一把“神剑”。(卖萌打滚求同情的语音)

    大部分的群成员:“......”+1

    全王:女娲姐姐,我也去不了你说的生日宴会了。而且现在还动不了,该怎么办?(请求的啜泣语音)

    女娲:别怕,本娘娘帮你问问师尊!(呆愣的表情)道祖鸿钧

    全王:道祖鸿钧,老大!(疯狂膜拜的表情)

    晓梦:感觉好有趣的系统。(滴汗的表情)

    常羲:道祖鸿钧,师尊,是小全王找你,他想问你是要一把剑去参加宴会呢,还是让一个人带着一把剑去参加宴会呢?(柔声询问的语音)

    彦:噗~实在太好笑了,我觉得还是让那位小妹妹带着“全王剑”过去吧。

    菲露妮丝:唉,我那可怜的系统哦~难道你想要的实体型系统就是这个样子的么?0.o

    全王:“......”

    道祖鸿钧:让她带着全王去参加宴会即可。女娲

    叮,群主道祖鸿钧已经下线。

    ......

    处于遮天大世界,

    鸿钧不得不放下了水群的操作,毕竟那位姚曦圣女好像带着一股怒气走来,并且同样非常不满地坐在自己面前不过一米远的位置。

    还不待鸿钧开口,

    “哼~你为什么要偷看?”姚曦的责问声有些奇怪,愤怒倒没有听出多少,更像是在责怪他不明着偷看似的。

    “发生了何事?”鸿钧如今可以感受到自身的“浩瀚”灵气奔走,不仅意志,就算是肉身与体内的灵气也上升了好几个台阶,显然今晚的大吃特吃又有了进一步效果。

    在那么一刻,

    鸿钧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诸天万界的吞噬流走得那么嗨,直接省去不少岁月的苦修,于短期内获得巨大的进步值得他们迷恋不已。

    而鸿钧的灵气奔走已经停歇,那么姚曦有了水源的帮助,也应该早没什么问题了。

    “你真的没看到?”姚曦发现鸿钧的脸色完全没有任何波动,擅于察颜观色的她明白鸿钧说谎的几率不高。

    于是稍微按捺下自己起伏的闷气,可听得姚曦语气又略显柔媚地反问道:“诶,不会吧?刚才姐姐我在那边都是那个样子了,你还真坐得住?”

    眼前姚曦一副怀疑你是不是男人的样子,

    鸿钧也随着望向了这位摇光圣女,刚刚走出水潭的她一头秀发还带着湿漉感,俏脸上原本的晕红早已经消退,而如今出水芙蓉般的绝色容颜上不仅是白皙无暇,更带着一脸圣洁端庄与专注认真的小模样。

    “气血的奔走,还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只要你紧紧地维持住神识,便不会受其影响,本尊没什么可以担心的。”鸿钧随口说了两句,并没其余的反应,却站了起身来。

    “你知道我并不是说那个的!”姚曦提高了声音,跟着抱怨道:“唉,我已经在你面前这样了,你也不来安慰一下?喂,你是要去哪?”

    “万物有其作息,而凡人的修行之道也有松有驰。”鸿钧回头望了一眼还坐在那里的姚曦,发现她一双小手正不停地互相摩擦着自己粉臂,看似是受不了天凉的晚风。

    可见鸿钧伸出手指向着自己的帐篷不远位置点出了一下,凭空出现了与前几日柳梦璃的帐篷一样的天蓝色小帐篷,随后对姚曦圣女说道:“回去休息吧。”

    “等等,鸿钧大哥!”眼见鸿钧要走,姚曦的声音不觉软了很多,却是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而看到鸿钧听了自己的话又回过头来,

    姚曦压下了心头对于鸿钧造物手段的震惊,毕竟早前的水潭加上眼前的帐篷,让她对于永远风轻云淡的鸿钧实力有了更深的猜测,或许达到了不可思量的地步!

    “咯咯,其实鸿钧大哥,你是不是看到了我,才想溜回去睡觉的?”姚曦一反常态地没有问出该问的,并露出了平日的魔女性俏皮,“其实只要你愿意,姚曦是可以让你看的。而且天色这么冷,鸿钧大哥难道忍心让我一个人睡吗?”

    “......”鸿钧没有回答,有些疑惑的他再看向姚曦的时候,不禁使用了意志前去探查她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

    原来,

    她有对鸿钧的疑惑与猜测,但也有几分自己本身产生的寻求依托感,以及对鸿钧萌生出来的一丝朦胧信任。

    在她心里,

    鸿钧是一个不会贪恋她美色的人,同时道行极为高深,就算两人在一起也完全可以帮她逃避摇光圣地的事后追究。

    作为一个女人生活在世上,不正是寻求可以自由自在地修仙并与自己所心爱的人在一起吗?

    仙路茫茫,世上不曾听闻有“仙”,古之大帝尚且会沦为一抹黄土。

    而她也没许诺过自己要永远单身,感觉眼前鸿钧就是一个一眼看去让她充满信任感的男人。

    如今她的话并不是在说笑,假若鸿钧真的点头行动,她可以“将错就错”的。

    ......

    可在她面前,

    “回去休息吧,时间会让你看清一切。”鸿钧语气平淡地放下了这句话,他不过是在姚曦心头遇到的第一个不一样、又有些特别的异性罢了,而“爱”也不一定要有结果......

    凡人们可能很大部分不相信世上有一见钟情,毕竟这个是或许存在有,也或许是没有的,但世上却一定有“一见沉沦”,只要存在了优秀的美好事物显现,追逐于幸福不过是人类的本能天性罢了。

    而姚曦就是这个情况,她也未必把鸿钧看得比自己性命重了。

    换句话说,

    若把还没有产生那种“爱”的姚曦加进了聊天群内,让她见识了孟奇、石昊、洪易,乃至鸿蒙、罗天这些万界的至尊,还有镇元子、三清的不朽伟岸等等,到头来会发现鸿钧其实并不是唯一的。

    现在的鸿钧,他表现出来的气质胜的不过是一群的凡夫俗子,没什么值得追逐的,但崇尚自然的鸿钧也不会特意进行掩藏。

    ......

    然而姚曦只是轻哼了一声,倒没有再说什么进一步的话。

    在她望着鸿钧的背影之时,

    却不禁在心头诉说道:“鸿钧大哥,我知道你听明白了。可你还不相信我?但你又怎么知道,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好奇、信任或是好感,哪怕是长久的恨时,她自己可能也不得不失陷下去......”

    “自从见到了你,我已经不知道了前头的道路该如何行走,现在只想陪伴在你身边跟着你走下去......”

    ......

    与此同时,

    在哪吒之魔童降临的世界,刚入夜色不久,可见小哪吒脸色深沉地赶到了李府前院。

    似乎天公也不作美,天色显得有些阴沉,天上没有看到一点的星光,但是李府的下人与哪吒的父母,还有太乙真人都在前院忙碌地张罗着。

    “吒儿~”殷夫人一眼就望到了自己的儿子过来,极为亲切地喊了一声,并问道:“你快过来看看,今天这场面可多热闹啊。”

    哪吒也顺着自己的母亲所指方向望去,

    只见在铺着宽有五米的长长红毯上,远处有不少的百姓已经赶来并分站两侧。

    没错,他们看着是没有以前畏惧自己的神色,可脸色依然有些呆板,没有一点喜庆的笑容,机械应付的样子明显于外。

    “呵~”

    哪吒不屑地轻哼一声,显得同样冷漠,而这个样子让殷夫人脸色一僵,李靖也本能地有些沉默起来。

    不过在一旁看着的太乙真人发现异状后,

    连忙用自己带着粗厚川调的嗓子嬉笑道:“嘿,哪吒,今天可是你的生日,你可要开心点。得,得,得,你这又是什么眼神对自己的师父?”

    “嗯,我猜,你是不是想要礼物了?”哪吒的目光,太乙真人看不懂,只得再次发挥自己的法宝攻击,“噔噔噔你看这是什么?它是混天绫!”

    太乙真人从衣袖中挥舞出一条红缎带迅速地往哪吒身上缠去,而哪吒刚要避开却发现它直接挽在了他肩膀与手腕间。

    不过哪吒依然有些冷漠,

    只是太乙真人也不慌,又非常淡定地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白粉色胖猪,说道:“它,为师也送给你了!”

    哪吒、李靖、殷夫人:“......”+1

    眼见众人的诡异目光,

    听得“啪~”一声,太乙真人拍了一下白猪的屁股,而白猪也发出了“哼哼”两声并向哪吒跑去。

    同时太乙真人的解释声音也传来:“嗯?你们这又是撒子眼神哦?它原本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它会根据主人的本性自动变化出相匹配的模样......”

    在另一边,

    “噗嗤~”殷夫人对比了一下太乙真人的样子与白猪,有些明白过来,就连哪吒也不免轻笑了一声:“哈、哈.....”

    而在哪吒面前,

    奔跑向他的白猪开始变化了,在奔跑中,白猪的眼神似乎闪起了一丝的金光,并且身上逐渐燃烧起熊熊的烈焰......

    “哇~”就算心情不开心的哪吒也是震撼不已,这奔跑中的烤火猪,好有气势!

    “呼、呼~”风在呼啸中再次助涨了火势,白猪的样子随着又发生了变化,肉眼可见它化作了两只金色的火轮并滚到了哪吒的脚下把他给抬向了高空......

    在乌云密布的百米高空上,

    “啊、停、停下来......,哈哈,好玩、好玩~”风火轮带着哪吒先是飞向了高空,又从一开始的如同苍蝇般四处乱窜到了哪吒控制自如的飞行......

    ......